睡不好怎么办专家教你如何战胜失眠和焦虑(图)

2019年12月30日 by 没有评论

中新网12月20日电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9日报道,睡眠和休息对人体健康有重要影响。英国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睡眠好还可以降低人们突发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然而,全世界每天都有很多人饱受失眠的痛苦和折磨。那么,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治疗失眠呢?

翻过路障迎面看到的就是一座巨大的山体,垂直的崖壁下面就是这条公路,走在路上的行人和巨大的山体形成强烈的反差。

再往前走就看到这块上面刻着“世界奇观_挂壁公路”的石碑,这也算是这条挂壁公路的起点了。

最初建这条路的时候,路面只有4米宽,只能容一辆车通过,另外在悬崖边上没有防撞墙,还有隧道顶部落石等问题都需要解决。于是2007年的时候在国家的支持下,“挂壁公路”再次开工。筑路队伍在挂壁上开始了危险的“悬空作业”。之后又几经完善,到2008年底才完全竣工。

与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不同的是,接受与承诺治疗法是通过改变人们与失眠的关系与症状联想来改善睡眠,比如:大脑失控所导致的思绪万千、恐惧、焦虑等等。

作息尽量有规律。另外,有些人由于担心失眠,早早上床睡觉;同时,也有人因为害怕睡不着而推迟上床睡觉的时间。这两者都没有好处,它可能还会造成一种“睡眠时差”。最好的做法就是保持规律的就寝时间和起床时间。这一点很重要。

梅多斯说,这样做的好处是你可以解除武装。也就是说,每天上床睡觉时不再是像上战场一样,如临大敌。

据报道,英国睡眠问题专家盖伊•梅多斯(Guy Meadows)表示,睡眠绝对是人体维持自身健康的一种最自然和最强大的功能。实际上,我们的短期和长期健康状况以及所有表现都取决于睡眠质量的好坏。

车是过不去了,于是我便翻过这道由蓝色彩钢板做成的路障,徒步走进去感受一下这条挂壁公路。

从石板岩到宑底,全程将近20公里,路况也不错。从车窗往外看,阳光下雄伟的太行山仿佛触手可及。这段不到20公里的山路连接着豫晋两省。看着路边不时掠过的美景,我们不急不忙的开车赶路,有景色好的地方便停下来拍上几张。

这条路修建于上世纪的90年代中期,当时的宑底村人凭着一股豪情,组成最初的筑路队,开始了愚公移山式的建路施工。但当他们昏天黑地干了两个月之后,这条路仅仅建了3米长。有人蔫了,有人牺牲了,但是倔强的山里人并没有因此而停工。

现在的工程机械比起来那个时候先进多了,但毕竟是在山里,施工的难度要比在平原上大多了。

因为宑底村独特的地理环境,村里面没有通向外界的道路,村民们不甘心被困于此,于是便举全村之力,耗时十几年硬是在山崖峭壁上打造出了这条1500米长挂壁公路。

南太行这边的挂壁公路有好几条,但有些地方都被景区给圈起来了,不再允许自驾了,比如郭亮村,想体验挂壁公路的话必须要坐着景区的观光车进去,自驾是不允许的。这种感受会让自驾的体验和乐趣大打折扣。

在这条挂壁公路西口南边,紧挨着一座月亮桥,很是别致。要上桥爬到对面的山峰上,要过这座桥除了需要买门票之外,还要爬很多的台阶。在我快要走完这段公路的时候,前面的施工管理员不让再往前面走了,说前面太不安全。我只能透过山洞远远的观望了一下这座建在悬崖上的月亮桥。

不过,也正因为我们知道睡眠的重要性,所以失眠很可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压力。针对这种情况,梅多斯表示,接受与承诺治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ACT)可以帮助失眠症患者。这种方法主要是让人们接受失眠这个事实,而不是去抗争。

通过和工人的交谈得知,这条路的维修工程快的话,估计明年五一就能通车。到时候喜欢自驾的朋友就可以亲身去感受一下这条挂壁公路带给你的震憾了。到这边旅游,可以住在宑底或林州的石板岩镇上,这里有很多的民宿,基本用不着在网上预定,房价大都是几十块钱,在当地就餐的话,价格也不贵。

接受无法入眠的事实。梅多斯表示,人们越是挣扎着想睡就越睡不着,这是失眠当中最大的问题之一。所以,梅多斯会告诉自己的患者,学会接受自己半夜无法入眠的事实。慢慢的,就会有睡意。

想想对你最重要的事。梅多斯表示,许多失眠人士为了能睡好觉甚至停止了正常生活,他们不再与朋友交往,也不敢赶早晨航班。梅多斯建议不要这样做。他建议人们正常生活,专注于那些对自己更重要的事,即使没睡好觉也没关系。这样,你就不会再憎恨失眠。这样做的好处是你减少了挣扎,增加了睡好觉的机会。

所谓挂壁就是在半山腰上挖洞,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大洞口,所以白天在洞中开车的话都不用打开车灯。

他说,这一治疗手段非常有效,不但可以对付失眠,同时,也有助于减轻生活中的种种焦虑。

景色壮美的南太行,不仅吸引着众多自驾爱好者和摄影发烧友,同时也是很多画家理想的写生和创作之地,这里长年都有很多的美术院校的师生们在这里写生作画。

关于宑底村的这个宑字,我看到有好几种写法,分别有“阱”、“穽”、还有“井”,发音都读“井”,估计是个通体字吧,我文中所用的这个“宑”字,是来自于路牌上所标识的。

ACT削弱无法入眠、思绪万千和恐惧这样的念头,让它变得不太可怕,最终让人进入睡眠状态。

在Cooper看来,摆在政府面前的有三个选择:第一个是保持配额不变。他表示,“如果政府保持配额不变,假定是18个月的期限,那么现在无论谁在排队,技术移民的配额都差不多满了。如果他们保持配额不变,那就意味着排队的人会越来越多。在18个月的时间里,就会有大约3万份申请等待审理,也就是说,(累计起来明年)将会有大约6.5万人在等待——但(每年)名额只有3万人。所以,你算算看的话,就会知道早晚要出事。”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第二个选择是减少移民数量或暂停一些移民类别。如果政府这样做的话,会向移民和雇主们发出错误的信息。

在古石线上的这条挂壁公路长1500米,公路完全悬在半山腰,距山顶和沟底都有上百米,在悬崖上一共开了39个洞口,窗外风景美不胜收。走进山洞,看到公路左边靠近悬崖这一侧的路面正在施工,很多工人在忙碌着。

半夜醒来千万不要玩手机。梅多斯说:“如果你在半夜醒来,最重要的实际上是躺在床上休息。” “不要检查手机:手机上的蓝光会立即激活眼中的光敏细胞,唤醒你,并抑制有助睡眠的褪黑激素。”

移民部长IainLees-Galloway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联合政府各党派正在就此开展讨论,决定结果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1月宣布。

Cooper称,众多申请人仍在等待审批的这个问题对众多雇主都产生了影响,比如说有技术的木匠、建筑工人等。因为他们等了一年,还拿不到居留权,无法买房,无法申请房贷,就会经常询问雇主说:“你打算怎么帮我?如果你不能帮我,我就去澳大利亚或者加拿大。在这些地方,我甚至都不需要先拿到工作,就可以直接入境。”Cooper认为,这样会导致雇主和技术移民都面临很大压力。

梅多斯还总结出确保良好睡眠和控制焦虑的几大窍门,例如:

一直到了1999年的年初,县交通局为他们争取到资金,工作人员扛着机器,像救兵一样来到井底隧道。

第三种选择是增加移民数量。不过Cooper认为这样会让人对政府心生不快。

据说当初修建这条公路就是为了从穽底村到平顺县更方便一些。因为从石板岩镇到宑底村的道路比较好,虽然也是山路,但却不需要挖隧道。在没有这条挂壁公路之前,宑底村的人到平顺县的话,只能翻山越岭徒步走很长的山路,可以说这条路也是当地的希望之路。秋日暖阳下,村子里的路边晾晒着很多玉米和山里红。

尝试改变一下思维方式。不要总想着:我今晚睡不着,明天的日子很难过。而是告诉自己,你知道今晚睡不好对明天不良影响这种可能性。然后,就不用再多想了,不要深陷其中。

午后不碰咖啡因饮料。咖啡因可以在人体内停留很长时间。如果你中午12点喝了咖啡,到了晚上6点,你身体内还会有一半的咖啡因没有消化,到了半夜12点,则剩下四分之一。所以,盖伊建议人们,如果想喝咖啡,尽量提早喝,免得影响睡眠。

认知行为疗法是设法压制这些负面念头。但梅多斯鼓励那些使用接受与承诺治疗法的失眠患者不要压制自己的失眠担忧。与其压抑,不如拥抱。

经过他们艰苦卓绝的努力,2000年春节过后井底隧道终于通车。从此,居住在大山里的村民,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到达县城。

学会放松并化消极为积极。比如,如果你明天要发表一个重要讲话或陈述,你可能会产生焦虑,因此睡不好觉。这时,你要告诉你自己,这种担忧的情绪是正常的,可以尝试去欢迎和珍惜这种情绪,而不是试图把它赶走。

穿过村子这里马上就进入挂壁公路了,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前面的道路被拦上了。问了问附近的人,才知道这段路目前正在维修。都近在咫尺了却不能过去,真这样的白跑一趟的话,那实在是太遗憾了。

移民顾问David Cooper透露说,许多申请人已经等了一年多,他们没有拿到居留权,无法在新西兰买房,因为会受到海外买家禁令的限制。但他表示:“没有迹象表明,这个等待问题会得到解决,因为政府还没有宣布它对2020年及以后的NZRP项目的决定。”

那天从林州的石板岩镇到宑底村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宑底村周围大山环绕,整个村子就好像是在一个井的底部,因此名为宑底村。宑底虽说隶属于山西,但感觉离河南的林州更近些。

3月21日是“世界睡眠日”,广州一家瑜伽馆开了一门“睡眠术”课。图为学生在老师指导下安然入睡。中新社记者 姬东 摄